冰枫毛飞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2016.5.4回来看看

宝宝没死宝宝还活着
上了高中开始忙了
K坑还没跳出来。至少我的坑我应该还会填坑。
进了dc坑但是压根不打算写文??

【噫语自习】「烈士」

“martire”有烈士的意思,“martirio”是殉难、牺牲、折磨受苦的意思,“sottoporre al martirio”使某人殉难。

看到这个就想起楠原刚。

已经心塞到无法写意大利语作业⋯⋯坚持下去之后无意中查到“perire vittima del proprio dovere ”(←对没错这就是字典里给出的“殉职”的解释),打击巨大。

作业写完了。算是给大家一个梗吧ヽ(;▽;)ノ

【K】一件小事情引发的回忆 ⑵

*依旧cp多无
*仍在串场的楠原
*依旧后半段是回忆




“⋯⋯”

不知道无色色怎么样了呢。

碧叶空叼着天蓝色柱形冰棒,如此想到。

距离自己捅了楠原君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




这里是这世界的医院之一。

医院的后面附带了公园,从公园可以直达患者居住的病房区。


天空如同蔚蓝的绸缎,如同巨大版棉花糖的云朵在空中缓缓飘动。阳光普照大地,给绿色植被加以渲染,更显自然、有生气。



地上铺着红黄两色的水泥砖,道路两边的草木被白色的矮铁栅栏围起。街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正在等待病人的坐在木头长椅上的亲属,被护士推出来散步,坐在轮椅上的病人,和爱人约会的拄拐男子。

两个小孩子笑着闹着从她身边跑过,带起一阵微风。
碧叶空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远去的两个孩童。


鸟叫声依旧,却也被环绕不绝的人声所覆盖。

环顾四周,男人,女人,老人,孩童,没有任何一个人哭丧着脸。


就连自己也是,虽然并不开心,但也不悲伤。




⋯⋯那,无色呢?

⋯⋯楠原呢?


把他们扯进来⋯⋯这样真的好吗?



碧叶空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景色。


儿童嬉闹,树叶随微风摇曳,毫无异常。碧叶空就那么站在那里,手上的冰棒在不知不觉中化成水,从手上传来令人生厌的黏稠感。

⋯⋯去看看楠原吧?







「⋯⋯无色。」

「快醒醒。」

「无色。」



「唔⋯⋯」

感觉到腹部被什么东西压住,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无色猛地张开双眼,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明亮得让人好不舒服,无色再次闭上眼,过了好一阵子才能适应。


他感觉浑身酸痛,左臂没什么知觉。想要去摸摸将手搭在自己腹部,趴在床边睡着的那人亚麻色的头发,却发现自己的左臂被束在胸前,被白色石膏固定着。


白色病榻上的没有颜色的少年,想要坐起来,却又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可怖的东西,僵住不动了。


右手,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了。


无色瞪大了眼,表情像是看到什么可怕噩梦变成现实般扭曲起来。


缓缓抬起右手,手上打着点滴,腕上带着海绵垫的橙色束缚带,打着[WT]的字样。





很久很久以前,无色在学园岛被周防尊一拳打死,却又再次醒来。

听到检测仪器发出的“嘀嘀”声,睁开眼便看见那女人弹了弹针管,接着,冰凉的液体被注入静脉之中。


他动了动,魂魄却无法再脱离被放置在手术台上的躯体了。


就在那时,无色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异能了。


之后,他靠着以前的小聪明逃出了那里,为了躲避追捕,开始四处流浪。


失去异能的失落感,被人追捕的巨大压力,对实验的恐惧,如同脏污的沼泽要将无色全部吞没,使他窒息而亡。


本以为已经无法改变的命运,却被那个只会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人给改变了。


在被发现以前的这段日子,大概是无色有史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而现在。

又一次。

又一次把他扯进这种事情里来了。



密闭的铁质病房门,看似透亮易碎却坚固的要命的防爆玻璃。


空气中飘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尘埃颗粒在阳光中闪着光。


之前被消除掉能力的苦头自己已经尝到,这次又会是什么⋯⋯?

⋯⋯为什么十束也会在这里。

⋯⋯他也会被如此对待⋯吗?



不⋯⋯

我不要⋯⋯

不要!


无数的惨痛经历在大脑中重播,眼前的画面被扭曲模糊,金属摩擦滑动的共鸣在耳边回响,似乎永远也不能消散,无数的白色狐魂围在自己身边飘动,嘲笑声不断,无论内心的自己如何驱赶,最终也只得在地上蜷缩身体,来做无谓地抵抗。

失去异能,却依旧被多人格所困扰的无色之王,发出了凄惨的尖叫。




「无色。」

「小无色!」



再次回过神时,一切恢复平静。

床边的束缚带已经被解开,手上的输液管不知何时已经被拔掉,被十束拥在怀里的无色,下巴搭在十束肩上,如同获救的溺水者一般,急促地汲取着氧气,唯一能动的右手紧紧抱住对方。

对于这件事,十束并没有多问,只是用力抱住无色,轻抚着他的背,在他耳边轻声安慰道:


「没事的,已经没事了。」






第二部分*完

TBC

【K】一件小事引发的回忆⑴

*无色为主,有原创人物
*主K世界观,部分世界观有待挖掘
*请不要纠结为什么有的人没死ヽ(;▽;)ノ
*cp多无,本篇为倒叙向
*前期逗逼后期严肃,部分人物微调



“今天的心情,嗷嗷的不美丽啊。”审讯桌对面的家伙,对着无色无聊地挥挥手。

“但这tnd也不是你当着善条的面捅楠原的理由啊!!”
嗯,面对这么一个烂理由,无色掀桌了。

“你tm不也开枪打十束么。”
对面的人由正坐改为托腮,侥有兴趣地看着无色。

“那⋯⋯那tm是调情!”
无色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犬类一样,强行反驳。

“⋯⋯哦,你家调情一枪把人打死??”
对面的人直接笑出了声,凑近了那张欠揍的脸。

无色被踩到痛处,自然忍不了。



他低下头,审讯室内又是一阵寂静。碧叶空坐在桌子另一头,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玩脱了。

“无⋯⋯无色色?”看到无色开始颤抖,碧叶空有些紧张了。

她伸过手去,想要安慰一下这只白毛的小狐狸,却在半空中僵住。

桌子另一头的无色吸吸鼻子,微微抬起了头,前额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无色之王一改往日的不羁气儿,现在更像是雨天中被遗弃的流浪猫狗,不再奢望任何救助,可怜至极。

少年手微抖,缓缓抬起指向身侧虚掩的铁门。
“⋯⋯走吧。”

“⋯⋯”她站起身来,想要去抱抱无色,却使得对面的少年转过身去,将自身抱得更紧。

“⋯⋯”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最终,碧叶空选择离开。




「要不要⋯⋯跟我回家呢?」

来到[这里]的无色,被人追捕,无处可去,只得终日偷盗为生。
直到某个雨夜,自己被店员围堵在一个小巷中。
本以为历史又要重演,却被那个亚麻色头发的青年所救赎。

「⋯⋯」

多久没和别人正常的说过话了呢。
满身泥渍的无色仅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本以为那人会离开将自己弃之不顾,却稀里糊涂地被对方带回了家。

浑身的脏污被清洗干净,换上对方略大一些的衣物,吃着对方所做的,热气腾腾的饭菜。

对面的十束只是笑笑,眼神柔和地看着正埋头吃饭的白色狐狸。


之后,两人就开始同居,无色跟着十束,学会了很多东西。

过着平凡的日子。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忽然有一天,无色如此想到。

不要再有那些有的没的了。
世界怎么样都好,自己已经不需要那么大的东西了。
就算了有了世界,也不会有人向十束那样,对自己好,照顾自己,给自己做热腾腾的饭。


这种日子过得不长,才一个月都不到。

那个一直在追捕无色的女人单枪匹马的找到这里,趁着十束不在的时候把他打伤。

我不想离开这里啊。

如果不是十束买完东西提前回来,自己大概就被带走了吧。

无色倒在地上,昏昏沉沉地感觉到自己被人翻过身抱起来,接着看到了一脸焦急的十束多多良。

十束说了什么,自己并没有听到。

看到那家伙身后丢在一边的纸袋子,无色勉强笑了笑,傻兮兮地道:「你的东西⋯⋯都掉了啊。」

然后无色被拥入怀中,耳中嘈杂的鸣响越来越大。


最终,无色垂下头去,世界一片寂静,黑暗无边无际。



第一部分*完



【K】楠原刚相关小段子

#和主线剧情没啥关系?也许吧。
#楠原刚流血有
#原创人物有

#为了证明存活的小段子。世界观不改变。




没有什么比一个伤员更烦人了。

背着受了枪伤几乎昏过去的楠原的碧叶空如此想到。

他们现在在战场上。

似乎是被遗弃掉的棋子。

碧叶空一边躲避枪林弹雨,一边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

暗红粘稠的血液顺着楠原刚的左臂流下,最终滴落下来,擦红了墨绿色军衣,落在碧叶空的掌心中。


枪声不断,昏暗的烟土弥漫的战场,便是两人的舞台。


突然,她像是感觉到什么,纵身一跳,抱着楠原刚隐蔽在一道壕沟里。

迫击炮的炮弹垂直落下,在离他们不远处轰然炸开,气流中混着尘土,险些迷了碧叶空的眼。


好不容易眯起眼来看清了现状,碧叶空还是选择抱着楠原刚躺在了战壕中。


尼玛,玩大了。


这么想着,她看了看闭着眼的楠原,用本就不怎么干净的绿军衣袖抹去楠原脸上早已凝固的血污,理了理楠原因为头部伤口流出的血液而被黏在额头上的前发。

再想想之前,十束那张有些侥幸意味的脸,就有一种想要竖中指骂街的冲动。

去年买表,十束小伙伴。

可惜,碧叶空是个怂人,她没敢在战场上高高竖起中指,毕竟她可不想让指头被盲目射出的子弹削断。

只能在心底默骂他了。

她躺在沟里,咬咬牙,怀里抱着受了伤流着血的楠原刚,心中五味杂陈的看着被战火硝烟染黑的蓝色天空。


楠原刚突然动了一下。


碧叶空立刻翻身伏在他身上,生怕是漏掉这小伤员的任何一个字。楠原刚缓缓睁开了眼,因缺水而沙哑的喉咙几乎是发不出声。

“⋯河⋯⋯”

他吃力地抬起手,指向碧叶空背后绿色的树林。

没过几秒,他又重新合上了眼,那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碧叶空检查了他的生命体征,看了看那树林,又看了看他们空荡荡的绿皮水壶,半响,她重新背起几乎是浑身血的楠原,借着战壕的掩护,向着不远处的小树林冲去。




#楠原刚和十束在同一组。
#碧叶空和楠原刚被抽中去当壮丁。
#楠原刚被子弹打中,重伤但并不危及性命(也许)

想弃文OTZ来自勉一下

看了血界战线又不想写K的同人了囧……最近在练美术……根本不想写文_(: 」∠)_求多无和善楠的同好……lofter上只有我一个人萌这些CP……_(: 3」∠)_感觉好累,又怕文笔不行剧情不好被人嫌……无色之王吧里又那么冷QWQ……自勉。最近开始动笔吧,不然又没时间了。

_(: 3」∠)_不懂诶

每次感觉到别人又不友好的举动_(: 3」∠)_我就在想到底是我做错或说错了什么吗?_(: 3」∠)_还是说有些话有歧义呢?难道是我理解错了?做过头了?还是说对方单纯的心情不好??

……唉ლ(´—`ლ) 。

还是慢慢走潜行路吧。ლ(´ڡ`ლ)

善条刚毅一直认为,这辈子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楠原刚了。曾经相处过的日子,随着寒风与青色的火焰愈行愈远。


( •̣̣̣̣̣̥́௰•̣̣̣̣̣̥̀ )善楠冷CP……看到有这个专题就来刷一发。_(: 3」∠)_

在剧场版里面看到了长得迷之像楠原的人( •̣̣̣̣̣̥́௰•̣̣̣̣̣̥̀ )据说14年十月份的PV2里面有善条,那么离楠原刚的回忆杀也不远了吧。萌善楠的人不多【只有我】,各种心塞ლ(´—`ლ) 。

【K】发生在历史里的小故事。

善楠向。

楠原刚已死。


在这以前的一件事情。

虽然给楠原刚在郡内办了队员规格的葬礼,但是应其家属的要求,楠原刚的遗体还是被运回福冈安葬。

天气异常阴沉。

善条刚毅在下了飞机之后,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

也许是错觉。

空气中,混着雨水和尘埃的味道。

楠原在的时候,自己即使睡着也有他看守,就此养成午睡的习惯。楠原刚殉职以后,这种习惯竟如烙印般,无法摆脱。

本应该就此警觉起来,绷紧神经,现在看来,却反而有些日渐松懈。

不知为何,最近特别想再来看看他。

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庶务科室室长,善条刚毅,向宗像礼司请假前往福冈。

雨后的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泥土和青草的气息,偶尔有几只棕灰色的麻雀在绿色树梢上稍作停留,然后飞向远方。成列成排的乳白色墓碑在树下的阴影里有些发亮,树梢随风轻轻摇曳,也有些遮遮掩掩的感觉。

善条凭着自己的记忆,找到这安葬着这个少年灵魂的土地。

但这次不一样了。

少年的墓,消失了。

善条刚毅的面前,是一樽被挖开的空墓。

不。

与其说是空墓,还不如说是一个墓坑。

墓碑和墓中的骨灰盒都已经消失了,仅留下印痕来证明它们存在过。

下过雨之后,墓坑里泛红的泥土暴露在空气中。

庶务科室室长,善条刚毅,呆呆的立在那里。

空气中,混着雨水、泥土、青草还有波斯菊的味道。

上半卷-Fin

———————————————————

这只是历史长河里的一点小事。

川桂子打理好盆里的波斯菊,抬头看看花店里的时钟。

快中午了……

接着视线回到自己拿的盆子上。

咦?
刚刚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视线里掠过了。

——一个穿着欧式风格的蓝色长款制服的奇怪男人,此时正站在门外的草坪上。

草坪到管理处兼花店的这间屋子,距离并不是特别远,但也不是特别近。

以至于少女能看见他,他却注意不到少女。


川桂子眯起眼睛,试图好好打量一下这个人。

希望不是来找麻烦的人什么的……
少女这么想着支起了下巴。


蓝色的长款制服。

栗色的寸板发型。

还有腰间的……

那是什么?

……好像是把刀啊。


正当少女这么盯着对方看的时候。
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少女的气息。

然后,男人朝着这边大步走来。

呜……麻烦了。

少女立马警觉起来,抄起一把竹制扫帚快步走出来。

可能会被砍。
川桂子感觉现在悲伤极了。
撇掉逃走的想法,克制自己的表情。

她向着对方走去。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花店老板,川桂子,强装镇定地向善条刚毅问道。

但是看清对方容貌的时候,她倒是不那么紧张了。

反而有点不敢直视了呢。

虽然散发着凌厉的气场,却不是十分地排斥他人的存在。

鼻梁一侧的伤疤,给这个人添了一份狂野的味道,但是鼻梁上架着的那副小眼镜又给这种狂野平添上一种……温和。

虽然互相冲突,却又那么融洽。

就是这种感觉,吸引着少女。




善条刚毅一直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逆着阳光站,在楠原刚的坟前,背后却传来阴冷的视线。

当他回头的时候,却只看到后面开着门的花店里,跨坐在椅子上,前面摆着一桶波斯菊的小女孩很好奇的正看着自己。

是自己的错觉吧。
长期紧绷着神经,使自己开始对目光敏感起来。

又是谁让自己放松下来了呢?


仿佛是被自己的目光吓到了,小女孩拿着把扫帚快步,不,略带小慢跑地过来了。

待她跑道自己面前,善条才发现这个小姑娘很矮。

和楠原差不多高。

接着,小姑娘抬起头,说话了。



“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声音与记忆重叠,将善条拉回现实。

川桂子调整好状态,再次向善条发问。


“啊……不…不需要的。”
善条摆摆手,然后困倦地捏捏自己的鼻梁。


啊……好吧……
少女这么想着。

“是吗……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放松下来,打算拖着扫帚回到花店里。


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善条似乎想起些什么,然后伸出手。


“不,请你等一下。”







“嘛。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
川桂子坐在待客室的单人沙发上,这么解释道。

“啊,谢谢……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
也许是这份职业已经深深的进入潜意识了吧。
善条刚毅反而对眼前的小女孩了解这个信息的途径产生了兴趣。


此时的空气中,弥漫着不同于抹茶的,清茶的香气。

以及屋外青草和泥土的气息。

“我?我可是这里的管理员啦,简单来说就是守墓人啊。花店和这里(墓园管理处)都是我管哦?”
“不过因为屋子后面的大树长势过旺把门牌给挡住了呢。大概您刚才也没注意到管理处的牌子吧。”
少女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笑着说道。


怎么说呢。

善条刚毅现在很冷静,

却又不是冷静。

发生在楠原刚身上的事情,在别人眼里是十分普通的一件小事。

“啊。是叫做楠原刚是吗?”

“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政府下发了通知,他的墓已经被拆掉了。”

“……就在昨天。”


川桂子每说一句,都适当的顿一顿,先看看善条的表情,然后,再决定说,还是不说。
在她看来,好像每说一句,那人四周的气场就变的越发凝重。

善条点点头,让她继续说。

“好像是因为……这个人的档案是假的。死亡证明……也是假的。”
她顿了顿。

“其实这也是我偷看到的……那份文件的机密性不是我这种级别能看到的。而且……”

“从那些人的打扮来看……他们也不希望我多问。其中有人穿着防弹衣拿着枪……大概是武装人员什么的。”

看到川桂子十分谨慎的得出那样的结论,善条的心中更是蒙上了一层阴云,只不过处于冷静,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那么当时他的家属知道吗?”
善条手撑在腿上,突然抬起头来。

“嗯……知道的。”
川桂子低下头去。
“他们似乎很难过。但是无法阻止。那些人似乎对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就离开了。”

“那……这群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比如戴着兔子面具什么的?”
……虽然不太可能是兔子。

小女孩摇摇头。
“这个倒没有。就是战场上随处可见的军人打扮。”


看来有普通人介入了啊……


“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能问一下吗?”

“嗯。”
善条点点头。

“这个人……对您来说,十分重要吗?”

善条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这样啊……啊!”

川桂子想起什么一般,一只手捶在另一只手的掌心上。


善条看着她从一个小拇指厚度大小的档案袋里面抽出什么东西。


也就是现在自己拿到的,

——一张巴掌大小的,逝去之人的生活照。


照片上的少年沐浴在阳光中,只是浅浅的恬静的对着镜头笑着。

“嘿嘿……这个是我从墓碑上偷偷弄下来的……”
川桂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用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麻花辫。

当她透过自己那副大大的,复古圆眼镜,看到那位先生看那张只有巴掌大小的,彩色的小照片的神情时。

——她选择了安静,不去打扰。



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的气息。

一切都被雨水冲刷,覆盖的沉闷气息。



善条把这张并不大的照片,安安稳稳地放入衣服里侧的胸前的口袋中。

然后,他准备离开了。


就在此时。

那种阴冷的目光又出现了。

从自己背后的窗户看去,似乎有什么人跑掉了。

小女孩似乎说了什么。

但是善条没有时间去理会了。

绝对有问题。
那个人绝对是知道什么的。
善条刚毅这么想着。冲了出去。




虽然追出去好远,可还是跟丢了。

善条刚毅停下脚步,有些喘,用手肘撑着墙。

现在再回墓园,已经不可能了。

正好也没掉什么贵重物品,就这么回去吧。


——至少也并不是没有收获的。




啊……什么嘛……

川桂子撅着嘴坐在花店的椅子上。

那位先生没有告别就跑掉了。
还把自己的花留在这里。

……啊。

这也并不是没用的花朵啊。
她这么想到。

然后她起身了,向墓地走去。





回到东京之后,已经是晚上了。

善条刚毅选择前往scepter 4的驻所。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临睡前,他错开宗像礼司,看看晚上空无一人的道场。

然后,去浴室泡个澡。


第二日的早晨,
很不幸的,

宗像和善条撞了个正着。

当时的善条,似乎是在看什么东西的。

“哦呀,善条先生是在看什么呢?”
青之王,宗像礼司,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善条像是才发现他般回过头,然后一边站起身来,一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回胸前的口袋。

“……那只是我个人的秘密罢了。室长。”

“哦呀,那我也就不过问了。”
他顿了顿。
“不过,您昨天的那趟旅程,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吗?”

“没有。”
善条刚毅只是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我先告退了,室长。”
宗像也仅是笑了笑,目送善条的离开。






午后,

太阳,阳光明媚。

屯所前的树木依旧茂盛。

墓园前的树木也是如此。


那是被阳光所照耀着的,充满生机的从绿色树木。


四周都是半湿润的红色泥土的墓坑,因为阳光的照射,在边缘有些闪闪发光。

川桂子闻着花店里花的香气,十分惬意的,抿了口手里捧着的加奶咖啡。

那位先生落在这里的那捧白色波斯菊,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墓坑内。

花朵上的露珠,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


川桂子把凳子放在门口,自己坐在上面,感受树荫和微风带来的凉爽,以及空气中的安宁气息。



已经没有尘埃的味道了。


空气中,弥漫着青草、露珠、微湿的土地和花香的气息。


下半卷-Fin

_(:з」∠)_求不喷




———————————————————————




其实写这个吧,是有原因的……_(:з」∠)_




主要想体现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我心目中的善楠。




两个人都安安静静的,互相影响着。即使楠原死后,善条……




善条也会带着楠原对他的影响继续走下去。




也许他并不在意坟墓被挖的事情。或许丈母娘和丈人都不再说什么了自己也不好再多管了之类的,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自己是个外人。








对于我来说,善楠是不会结束的。








这个故事仅仅讲了善条线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又是整个大故事里的一个小点。








楠原线的故事(《无题》),和善条线的故事(也就是您在看的这一篇),是可以联系到一起的。








如果你能读出来的话。会发现,这是个阴谋。








咩这就是up主啦不要揍我_(:з」∠)_




还有求喜欢楠原君的好友_(:з」∠)_




拜拜啦_(:з」∠)_